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兩界修討論-第279章 我到底是誰?

兩界修
小說推薦兩界修两界修
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对于四十来岁的斯勒德来说,打击不谓不大。当时整个人都老了许多,虽然有着家族强大实力的支撑但是还是束手无策。
万般无奈之下,又把福莱希斯曼请来了。但是经过他的仔细检查,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情况,因为路西菲尔一会儿正常,一会儿如野兽般发狂,见人就咬,发出的那一声声嘶吼也是让人心惊胆战。最后实在没有办法,福莱希斯曼为了防止万一,还是把这个孩子接到了自己的庄园。
当然这也是斯勒德的想法,如果路西菲尔一直在自己家族呆着,难免会被别人看出端倪,这也是出于考虑家族声誉。于是路西菲尔被送走后,这个消息便被完全封锁了。只是斯勒德还在暗中不断的找寻世界精神领域的专家过去给他治疗,二十多年过去了,却依然没什么效果。
俗话说,福兮祸所依,祸兮福所存。就在路西菲尔疯了的第二年,他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了,也就是现在的库巴斯。接下来的几年,似乎是为了弥补自己失去大儿子的损失,他一连生了三个儿子,四个女儿。再也不用整天找治疗不孕不育的大夫了。
这段故事也就告一段落了,这么多年下来,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遗忘了那个已经疯掉的路西菲尔,包括斯勒德。因为他已经有了家族新的继承人,虽然还时不时的找个专家去看一眼,但是也再也不抱什么希望了。
现在福莱希斯曼突然想到了那个人,是因为他考虑到了一种可能,他现在可以判断,如果当时路西菲尔用那股强大的气场冲击水晶球,也可能造成水晶球的现状,那是不是他又恢复了呢。
关于这一点,福莱希斯曼虽然想到了,但是并没与报什么希望,因为路西菲尔就跟他生活在一个庄园内,如果真是这种情况,他不可能感应不到。只是眼下,他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可能,便把这种不可能考虑了进来。
眼下只要自己回到庄园,看下他的情况便知道了。
凌晨四点左右,福莱希斯曼回到了庄园。他下了车子,刚要往庄园内一个小小的教堂走去,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便转身往自己住的那里走了过去。
功夫不大,福莱希斯曼又走了出来,依然是往那座小小的教堂走去,只是手里多了一个权杖。
这个小小的教堂说它小,是因为它只有一个小仓库那么大,要不是大门上那个大大的十字架还真看出是个教堂,与周边高大的城堡比起来,是那么的不显眼。
推开门,几盏昏暗的扥光下更显得教堂内有些拥挤,只有一张桌子,三张长椅。福莱希斯曼慢慢的来到那张桌子跟前,轻轻的推了一把桌子的一个角,桌子便“吱呀”一声转了个方向,同时地下出现了一个入口,入口处一条台阶不知道通向哪里。
福莱希斯曼摘下墙上的一盏灯,便顺着台阶走了下去。
让人有些意外的是,这个台阶越走越宽,周围的空间也是越来越大。大概三十米之后,出现了一个空旷的地下室,周围全是不同的通道。福莱希斯曼迟疑了一下,便朝着其中一个通道走去。
别看这个通道是处在地下,但是墙壁却异常干燥,没有一丝潮气。在走到的尽头是一件房间。这个房间的不同之处是大门不是普通的大门,而是如监狱的牢房一样,是个铁栅栏,每跟铁柱都有碗口粗。
“教皇大人!”就在福莱希斯曼靠近这个房间的时候,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旁边黑暗的角落传来,但是并没有看到人影。
福莱希斯曼冲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点了点头,便径直来到了栅栏旁边。
房间内漆黑一片,此时福莱希斯曼早就把那盏等放在了墙壁上的石龛内,但是这丝毫不妨碍他看清里边的情形。
最靠里边的一张床上,一个身材高大,侧卧的一个人似乎正在睡觉。除了满头的白发遮住了整张脸,实在看不出这个人的岁数。虽然个子很高,但是身形却异常消瘦。
“唉!可怜的孩子!”福莱希斯曼观察了半天,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并且还用心感应了一下,并没有发现这人有什么异样的气场散发出来,不禁感叹了一声。
不过就在福莱希斯曼刚要转身的时候,他感到了一阵风声,他本能的后退了几步。
就看见那个本来还躺在那里的那个人不知什么时候猛地冲了过来,一张苍白的脸紧紧的贴在了栏杆上。那双眼睛就跟毒蛇一样死死的盯着福莱希斯曼。两只手的指甲由于常年得不到修剪,此时犹如倒钩一样紧紧的抓住冰冷的护栏。可能是由于常年不见阳光的原因,路西菲尔的脸色异常的苍白,几乎看不见一丝血色。就连嘴唇几乎也是白色的。
福莱希斯曼还是被他这突然的举动给吓了一跳,眼前的这人正是路西菲尔,那个已经疯掉了二十年的青年。只是这几年越发的反常,不再像是以前那样大喊大叫,但是举动却是越来越渗人。并且力气远非一般人可比,三四个壮汉都抓不住他,最后实在没有办法,福莱希斯曼只能把它关在这里。并且派了一个实力不俗的圣殿士看守,只有每次找到医生的时候,他才会用自己的方法使他安静,然后带出去探查病情。
优美言情小說 兩界修討論-第279章 我到底是誰?推薦
“哦!可怜的路西菲尔,不是我不放你出去,你真的会吓着其他人的,尤其是可怜的斯勒德。你放心,我会继续帮你找大夫的!”
福莱希斯曼无奈的摇了摇头,只能安慰着说道。
路西菲尔没有对福莱希斯曼的话做出任何反应,只是那双眼睛的黑眼珠似乎开始变红,更像是一条即将扑上来的毒蛇的眼睛。手背上的青筋暴起,长长的指甲几乎陷进了肉里,而他却毫无察觉。
本来想离开的福莱希斯曼也发现了路西菲尔的举动有些不正常,虽然他也是时不时的下来看看这个可怜的青年,但是今天确实有点跟平时不太一样。
“你……你这是怎么了?”福莱希斯曼还是再次走了上来关心的问道。
“冲出去,打死他,打死他你就自由了!”
“不!你不能这样做,那会暴露你自己,然后招来杀身之祸。一定要克制!”
“冲出去吧!让自己自由!让这些可怜的人类在你面前卑微的死去!”
“不,你不可以这样做,不要忘了自己是谁!”
此时两个不同的声音在路西菲尔的脑海里不断的争吵,他的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,牙齿咬得咯咯响。
突然,路西菲尔发出了一声不像是人类的嚎叫,震得整个房间都簌簌作响。双手也开始疯狂的摇晃着那碗口粗的护栏,嘴里也开始不断的喊着:
“我是谁?我到底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