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春 線上看-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鑒賞

紅樓春
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
宁府后街,香儿胡同。
薛宅。
前厅,忠顺亲王李祐已经等的很不耐烦了。
他得到贾蔷回京被接进宫的消息后,就一直等其出宫的消息。
好不容易接到贾蔷出宫的消息,李祐料此子必去布政坊。
果不其然,贾蔷出宫后就直往布政坊。
李祐又等了一个时辰才带着宗人府的人出发,前往薛家。
他料想贾蔷也该回来了,因为就他所知,林如海昨夜值守武英殿,今天必是要好好休息的。
谁知这一等,又等了一个多时辰,眼见过了午时,到了下午,仍未见人影。
着实不耐,就打发人去贾家告知,让贾家人去通告贾蔷立刻回来观刑。
因林如海妾室一案,忠顺亲王府颜面扫地。
此案分明与忠顺王府没甚相干,皆为义敏亲王府那个贱人所牵连,可他最心爱的小女儿成安郡主还是被降为乡主,在宫里被管教嬷嬷管教数日后才放回家来。
回家大哭一场后,就病倒在床,高热不退,看着着实惊险唬人。
打小宠爱养大的,莫说亲生女儿,就是一只猫一条狗,让人欺负成这样,也心疼不已。
更不用说,往后女儿的亲事都要受影响,一辈子都有阴影。
李祐认为,此案说到底,还是因为当初贾蔷和李暄一并算计了义敏亲王和端重郡王。
他才不信朝廷给出的那套说辞,简直可笑,义敏亲王和端重郡王会暗害太上皇?放屁之言!
贾蔷此子如妖,害了多少宗室?
如今更是连皇子都折了两位,恐怖之极!
当前既得圣旨,要当着贾蔷的面将薛家子再打一遍,也算是告诫贾蔷知道君臣本分,李祐自然不会放过!
贾家的人已经前往布政坊,李祐在薛家前厅,压抑着心中怒恨,最后等候着。
【看书福利】关注公众.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有宗人府理事看出李祐不耐,就上前凑趣道:“王爷,何不先将薛蟠拖出来,押在此等着。不然等贾蔷回来,还得再耽搁半天。”
李祐闻言想了想后,点头道:“好,让人去里面拿人!”
一旁前来作陪的贾政闻言面色骤变,忙道:“不劳王爷王驾动手,何不由下臣去说,让薛蟠自己出来?”
李祐还未说话,宗人府理事就训斥道:“放肆!王爷奉旨办差,焉有你们家自己出来的道理?你可曾见过上法场杀头的罪犯不用押赴,自己走到断头台的?王驾当前,偏你家事多!”
李祐也怒斥一声:“退下!”
贾政被训斥的满面羞臊,只能往里面去,好歹挡着薛姨妈和宝钗的户门,不让宗人府侵扰了……
……
后宅中,薛姨妈急的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,惊惧不已。
原本得知贾蔷回来,就被接去宫中,薛姨妈还祈祷着贾蔷能在御前为薛蟠说上话,免了这一遭。
可没想到,贾蔷还未回来,忠顺亲王就已经带人来准备行刑了。
时间一分分过去,薛姨妈就觉着如钝刀子杀人慢火熬药一样,有一根绳索绞在她脖颈上,一点点要将她勒死!
宝钗面色也有些苍白,不过月余功夫,她才是真正清减了许多。
一双原本素来目光温和大气的杏眸,此刻在清瘦的脸上,却显得那样大,只是,眼中多了些黯淡……
看着薛姨妈不停的流泪,不停的双手合十求遍漫天诸佛,她轻声道:“妈不必惊忧,蔷哥哥回来了,会解决此事的。”
这一个月来,无助的她,对于贾蔷的思念,已经到了刻骨铭心的地步。
薛蟠被打伤卧床,舌头都被割了小半,每日上药时的惨叫声犹如杀猪,痛不欲生。
听着亲生哥哥这样的下场,她心里既恨其不争气,口无遮拦,招惹祸端,又心疼心碎。
毕竟,父亲去世后,薛蟠是薛家唯一的男丁,是她的至亲……
若是再描着打一回,薛蟠能否扛得过去,都两说,他太痛苦了,后面都闹着不肯换药……
所以,宝钗所有的指望,都在贾蔷身上。
她从未想过,有朝一日会这样依赖一个男人,将所有的希望,都寄托在他身上……
然而薛姨妈听到她的话后,却哭道:“傻丫头啊,如今谁都将你哥哥看成是人家的累赘,多少人来警告咱们孤儿寡母,说到底,还不是咱们家对人家早没了用处?丰字号也没了,成了人家的家业,你哥哥想和人家顽,人家都不带理他的,有皇子王爷皇后的侄儿做伴当。人家是侯爷,是绣衣卫指挥使,皇上皇后疼的甚么似的,你哥哥又算哪个牌位上的?他会拗着皇上的旨意,给你哥哥开脱求饶?保不准回来后,倒先派你哥哥的不是……我的儿啊!谁让你爹去的早,咱们孤儿寡母没有指靠呐!”
宝钗面色愈发白皙,大大的眼睛里噙着泪水,轻声道了句:“妈,不会的。”
话音刚落,就听到一阵哭嚎声传来,管事婆子进来吓的哭道:“太太,了不得了,太太,了不得了!外面那些差爷打了进来,要拿了大爷去杀头了!”
薛姨妈闻言,眼睛往上一翻,就昏了过去。
宝钗艰难的抱住薛姨妈,满目凄凉无助,听着外面的嘈杂声,再也忍不住,惊惧的哭出声来……
万幸这个时候,贾政进来,看到这一幕叹息道:“快扶了姨太太上炕。”又对宝钗道:“外甥女且莫惊慌,只是让人先将蟠儿拿去前面继续等着。蔷哥儿还未回来,一切等蔷哥儿回来才作数。”
宝钗闻言,心里海松了口气,闭目稍许,与贾政致了谢,和嬷嬷一道将薛姨妈送到炕上,在薛姨妈耳边说起宽慰的话。
薛姨妈悠悠醒来后,还未开口,就听到窗外不远处传来凄厉的“猪叫声”,眼睛一翻,又昏了过去……
贾政忙出去,站在门口,以防宗人府的人误打误撞冲了进来……
看着几个人将薛蟠抬年猪一样抬走,贾政面色难看之极,却也无能为力。
冬雪飘落,寒风朔朔。
看着庭院里早已落尽枯叶的一株梨树,尽显凄凉。
想想贾家今时今日之境遇,贾政悲从心来,忍不住落下两滴泪来。
其父贾代善在世时,何人敢如此对待贾家?
而就在此时,忽见一青衣小厮连滚带爬的进来,大声道:“侯爷,侯爷传话回来了!侯爷传话回来了!”
贾政忽地神情一震,道:“蔷哥儿回来了?”
屋里宝钗霍然抬头,薛姨妈也噌的一下坐起,伸直脖颈看向外面……
就听那小厮道:“未曾回来,说是要先送尹家郡主回家……”
听闻此言,屋子里宝钗刚刚明亮起来的眼睛,瞬间晦暗下来。
薛姨妈又有晕倒过去的迹象,摇摇欲坠……
不过紧接着就听小厮又道:“侯爷让人说了,便是先前的旨意,也说了必要当着他的面才能打。他不回来,谁敢动大爷一根指头,他必十倍奉还!”
宝钗的嘴角微微扬起,她终究没有错付……
……
朱朝街,丰安坊。
尹家萱慈堂上。
贾蔷见礼罢,尹家太夫人还未开口,大太太秦氏就道:“看看浩哥儿在外面奔波了一圈,就黑瘦了一圈。蔷哥儿,你怎么看着反倒愈发清秀了不少?再这样下去,你让世间女子还怎么活?倒不如你一个哥儿生的俊俏!”
贾蔷呵呵笑道:“大太太心疼五哥就直说,是是是,我和王爷都偷了懒,劳烦五哥了,我给他作揖!”
说罢,朝一旁尹浩方向作揖行礼。
尹浩起身避开,笑骂道:“少轻狂!”
尹家太夫人笑道:“蔷儿让浩儿去做事,是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办。我听娘娘说,你身上的担子不轻。武英殿那些大学士好些都在盼着你早点回来,他们等米下锅呢。这一趟,可还算顺当?”
二太太孙氏奇道:“不是说是为了护送林相爷的爱女回乡扫坟祭拜么?怎还带有公差?”
尹家太夫人直言笑道:“你吃味甚么?便是只回乡扫墓,那也是应该的。不过,若只如此,皇上哪里肯放人?他身上还担着重要差事。”
贾蔷点了点头,道:“是有皇差,奉旨意去江南卖了些钱庄股,换成了银子,又让那些人将银子拿去买粮米……还算顺当。”
尹家太夫人笑道:“朝廷需要的,可不是小数目罢?你都办妥了?”
贾蔷本不想招摇,不过既然尹家太夫人问了,尹子瑜又一直看着他,想来也想知道他江南之行做了甚么,便道:“一共卖了两千万两,我让他们去暹罗、安南等国采买粮米,以防明岁大旱之需。如今第一批十万石已经在路上,年关底应该就能到京城。我也没想到,朝廷可能要大量动用粮草,所以正好赶上了,算是立下一功。”
萱慈堂上一阵宁寂,两千万两银子,如惊雷一般炸的她们失神。
便是尹子瑜,都惊讶的看着贾蔷。
贾蔷解释道:“不是我凭空变出来的银子,就算不是我,换个人拿着内务府钱庄的股去卖,也能卖出一笔天文数字出来。这里面含有天家的信誉,还有娘娘的贤德之名。若只凭我,把我卖了也不值那么多银子。这是皇家钱庄,所以才这样值钱。”
好一阵后,尹家太夫人才平复下来,深深看了贾蔷一眼,不无担忧道:“务必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说法,蔷儿,这个功,沾不得!”
这哪里还是功?
功劳大到这一步,分明就成了罪过!
而且,从今往后,但凡朝廷缺钱,必会先想到贾蔷。
拿得出算寻常,拿不出就是罪过。
可朝廷用银,谁填补得起这个无底洞?
贾蔷笑了笑,道:“老太太放心,如今哪里还有甚么功?能功过相抵就不错了。”
尹家太夫人奇道:“这又是为甚么?”
贾蔷道:“先前在宫里,当着皇上和几位大学士的面,我问了问,皇三子李晓做下的那些勾当,当杀不当杀?”
“……”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