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-994、陳子衿和陳子佩永不見面的“原則”(求月票)展示

我真沒想重生啊
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
沈幼楚的这套公寓毗邻紫金山,视野非常宽阔,冬天稀稀落落的太阳光斑透过玻璃窗,温暖的落在木地板上。
主卧室里,沈幼楚坐在床边,安静的注视着手机屏幕。
沈幼楚没有在意萧容鱼为什么会有自己的号码,因为她想要的话,也能够拿到萧容鱼的联系方式。
“咯吱吱~”
客厅里传来防盗门打开的动静,紧接着就是莫珂见到小小憨包后,高兴说话的声音:“哎呀,宝宝在干嘛呢,又在吐泡泡呀,你今天有没有翻身啊······”
小小憨包四个多月了,至今还没学会翻身,相比之下姐姐三个多月就能独立翻身了。
医院检查后身体没有任何问题,看着主任医师欲言又止的表情,大家都明白了,主要原因还是宝宝自己太憨了。
“妈妈呢,我们去找找妈妈在哪里······”
这应该是莫珂抱起陈子佩,一边逗弄,一边找着妈妈。
莫二妈现在越来越像“外婆”了,她也真的很疼陈子佩,这样一个气质典雅、习惯素食、有着强烈精神洁癖的教授级官员,居然能够耐心的给宝宝换尿裤。
这说明陈子佩在莫珂的心里,已经超过她一直以来坚持的习惯和信仰了。
“原来妈妈在发短信呀,那就不打扰她啦······”
在卧室门口看到了沈幼楚,莫珂又亲热的抱着小小憨包离开。
莫珂以为沈幼楚只是发着普通短信,她哪里知道这条短信对沈幼楚的触动,尤其是落款“萧容鱼”那个名字。
沈幼楚第一次见到萧容鱼,还是在大一的时候,这才晓得原来陈汉升身边还有这样一个漂亮骄傲的女孩。
后来在陈汉升解释和掩饰下,“萧容鱼”这个名字从生活里渐渐的遗忘。
偶尔不经意的想起来,沈幼楚只会凝望着天边红彤彤的夕阳,慢吞吞的眨着桃花眼。
第二次见到萧容鱼,那时已经大四了,她哭着拿走了那盏小台灯。
沈幼楚心想,或许那盏小台灯对萧容鱼很重要吧。
第三次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萧容鱼,不过她的好朋友边诗诗过来了,边诗诗告诉自己,萧容鱼怀孕了,孩子的爸爸是陈汉升。
那一刻对沈幼楚来说是天塌地陷的,伤心、难过、崩溃······但她从没恨过任何人,只是觉得自己需要退出了,因为萧容鱼有了宝宝呀。
再后来······自己也怀孕了。
沈幼楚从没想过打掉孩子,这一点就连胡林语都是知道的,所以小胡根本没劝过,女儿出生后,沈幼楚并没有阻止陈汉升和宝宝见面,因为这是真正的父女。
但是对于自己和陈汉升的感情,沈幼楚已经没有了期待,天使一样的小小憨包,能够弥补她所有的遗憾了。
往事就像一部旧电影,在脑海里一帧一帧的跳过,沈幼楚思索了很久,终于还是回信息了。
沈幼楚:有很重要的事情吗?
“叮~”
萧容鱼很快回信息,两人就这样交流起来。
萧容鱼:具体的事情只有一件,大年三十的那个晚上,陈叔和梁姨应该在哪边过,我估计他们也会为难的,所以想和你沟通一下。
这个问题倒是事实,就算“一碗水端平”理论研究得再透彻,陈兆军和梁美娟始终还是要面临的。
“爸爸妈妈······”
沈幼楚刚要打出“爸爸妈妈在哪里都可以”,后来又觉得不妥,陈兆军和梁美娟是自己的“爸爸妈妈”,其实也同样是萧容鱼的“爸爸妈妈”。
不知道萧容鱼刚才发信息的时候,是否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,所以才换成了“陈叔和梁姨”。
因此,沈幼楚也同样换了称呼。
沈幼楚:陈叔和梁姨在哪边都可以,我没有意见的。
萧容鱼:那就这样吧,大年三十的晚上,陈叔和梁姨在你那边过,大年初一的早上来我这边,这是最后一个团聚的春节,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开心一点。
沈幼楚皱了皱眉头,萧容鱼的这条信息里,似乎蕴含着分别。
“嗒嗒嗒······”
或许是因为善良,或许是因为其他原因,沈幼楚还是问道:你怎么了?
萧容鱼:我年后打算去国外,带着小小鱼儿一起走,这也是想和你见见的原因,因为我突然想起来,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交流过。
没过多久,沈幼楚回复了,只有一个字:
好。
······
萧容鱼和沈幼楚这次的见面和沟通,陈汉升完全不知情,他还在前往小米电子厂准备送别郑观媞。
郑闺蜜母亲今年入了族谱,所以于情于理她都要回香港的,另外郑老爷子大概就是这几个月的事情了,属于见一面少一面的情况。
经过1206咖啡花馆的时候,陈汉升下意识瞅了两眼,门锁紧闭,不过贴出一个公告写着明年开业的时间。
商妍妍和小池都回沪城了,商富荣经历那一次的破产后,他变得特别珍惜家庭关系,根据商妍妍的描述,老商洗浴中心的VIP会员卡早已积灰很久了。
对于商妍妍和陈汉升之间的关系,精明的商富荣似乎已经猜到了,但是他没有问出口,因为商妍妍现在的生活状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满足。
因为她什么都不缺了,连心里都不再迷茫,只是整天想着和沈幼楚电脑视频,看一看呆呆的小小憨包。
在小米电子厂的门口,陈汉升见到了郑观媞。
郑闺蜜一身高档的黑色风衣,长靴裹着细细的小腿,咖啡色的秀发在阳光下闪着光泽的,脸上戴着一个渐变色的太阳墨镜,显得非常的时尚。
她身边还站着蒋云云,看来这个小秘书也要跟着回香港了。
“辛苦陈董~”
蒋云云看到保时捷慢慢的驶过来,一边往上面搬行李,一边笑嘻嘻的说道:“居然能够让陈董当司机,我这是沾了老板的光啊。”
蒋云云是贴身秘书,她和郑观媞的关系,几乎等同于聂小雨和陈汉升的关系,所以蒋云云可能意识到了,两位老板之间应该发生了点什么。
这一点都不意外,男女之间哪有真正的闺蜜关系,所谓异性纯洁友谊的小船,最后只有两种可能性。
要不升舱,要么沉底。
很显然陈董和郑董应该是“升舱”了,只是他们处理的很好,表面依然和往常一样。
“今年你们公司哪个高管值班?”
上了车以后,郑观媞问道。
“老曹啊,还能是谁。”
陈汉升回答道。
“嗯。”
郑观媞不出意外的点点头,果壳电子里有什么苦活累活脏活其实都不需要多问,基本都是曹建德顶上。
不过相对的,老曹也熟悉了很多业务,参与筹建了旧厂,又独立负责沪城青浦区的新厂,熟悉互联网经济发展,也精通实体销售业务,明显是按照下一任“接班人”的方式去培养的。
果壳上市以后,应该要进行更深入的机构改革,那个时候大概就要设置“CEO、COO”等职务了,CEO本是孔静的位置,但是她好像更希望退居二线。
“等到果壳上市,我的担子就算完成了,希望能去大学里教教书。”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孔静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。
孔静当初从深通快递辞职,曾经开玩笑想去大学里当个颠勺的厨娘,后来又被陈汉升“三顾茅庐”请了出来,但是对象牙塔里的环境依然很向往。
当然她再去大学,那肯定不会是厨娘了,很多985和211高校的经济学院,愿意聘请她当荣誉教授。
孔静退居二线后,股份并不会少,她每年可以拿到大量的分红,同时还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陈汉升觉得不能继续强留了,孔御姐已经仁至义尽,而且自己和她不再是上下级关系后,也许相处起来更加舒服。
所以,老曹就是陈汉升培养的“备胎”。
备胎是啥意思呢,简单地说,如果孔静退了,曹建德有希望接班CEO;
如果孔静到时改变想法了,仍然希望在幕前享受灯光和赞赏,那只能委屈老曹继续当“太子”。
陈汉升和郑观媞就这样闲聊着来到禄口机场,在安检口的时候,陈汉升张开双臂:“一路平安,新年快乐。”
这是要拥抱一下的意思了,郑闺蜜并没有拒绝,不过礼节性的拥抱后,郑观媞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纸币,笑着递给陈汉升:“我说过了,咱俩之间只有金钱交易,这是拥抱时的小费。”
“行!”
陈汉升没客气的收下:“谢郑董赏!”
“哼~”
郑观媞把墨镜拉到鼻梁上,露出一双漂亮又调皮的眼睛,她妩媚的瞅了陈汉升一眼,然后又把墨镜推了上去,潇洒的走进了机场。
“啧啧~”
陈汉升忍不住咂咂嘴,那个晚上以后,郑闺蜜似乎开发了“风情”这个属性。
······
从机场回到江边公寓,恰好老陈也刚到,他正在开心的逗弄着小小鱼儿,压根不想搭理儿子。
第二天是大年28号,王梓博父亲和边诗诗父母都过来了,至此在建邺过年的家庭全部到齐了。
下面的流程,就是一大群早就认识的、刚认识的、年轻的、年老的一起吃饭聚会、贴对子买年货,好不热闹。
大年29的上午,陈汉升正在陪着小小憨包,突然接到了梁美娟的电话:“在干嘛?”
“在求你孙女翻身呢。”
陈汉升懊恼的问道:“妈,我小时候有没有这么憨啊,4个多月都不会翻身,就知道吐泡泡。”
“你急什么啊。”
梁太后不乐意了:“老话说的好,翻身晚的孩子,以后都有大出息的。”
“那陈子衿呢?”
陈汉升问道:“她翻身的早,三个月就独立翻身了。”
“这是好事啊。”
梁太后依然很高兴:“老话说的好,翻身早的孩子,脑袋更聪明。”
“我······”
陈汉升心想在亲妈的心里,两个宝贝孙女连头发丝都是金贵的,没有任何的缺点。
“幼楚呢?”
梁美娟说起了正事:“小鱼儿刚刚出去了,她说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回来,你要不要找个理由······”
陈汉升立刻明白了,奶奶又想看着两个孙女牵手的画面了,于是说道:“沈幼楚也出去了,我现在就带着小小憨包过去了。”
“这可是太巧了。”
梁美娟喜滋滋的说道:“你赶快过来,我们现在就要培养这对小姐妹的感情,不能让她们像妈妈一样,永远的不见面。”
······
梁太后这次是错了,两位妈妈并没有永远的不见面,而且她们各自出去,其实就是按照约定坐一坐的。
建邺图书馆附近的一家甜品店,玻璃门突然“叮咚”一声被推开,一股冰冷的寒流也随之涌进来。
甜品店里的客人被冻了一下,还想发出一些嫌弃的语气词,表达自己的不满,不过他们刚张开嘴,那些语气词顿时被咽下去了,因为这次进来的是两个美女。
尽管一个戴着口罩,只露出眼睛;另一个戴着渔夫帽,低着头安静的跟在身后,不过大家都知道这就是美女。
这两人身高都在1米68以上,即使穿着臃肿的羽绒服,也依然挡不住窈窕的身材。
等到她们找个僻静的地方坐下后,一个摘下口罩,露出一张精致自信的瓜子脸;
另一个取下渔夫帽,似乎不太习惯抬头,只是在点餐的时候,才晃动着一双澄澈的桃花眼。
卧槽!
这么漂亮的吗!
针不戳!
甜食店的气氛突然活跃起来,虽然没人大声喧哗,没人故意走动,不过就是能够感觉到。
这就好像班级里转来一个漂亮的插班生,虽然大家并不认识她,也不敢过去搭讪,但是课堂上总有一种异样的兴奋。
不过要是别人听到她们的对话,估计要心碎了一地,原来她们都已经做母亲了。
······
这是沈幼楚和萧容鱼第一次这样面对面的坐下,两人似乎都不知道如何开口,各自搅着面前的饮品。
半晌后,萧容鱼终于抬起头,由孩子开始,正式开启了本次谈话:“你女儿叫陈子佩吧。”
“子衿子佩”明显是双胞胎的取名范围,爷爷陈兆军给孙女们取这样的名字,除了本身寓意的美好外,还包含着小姐妹相亲相爱的期望。
“对~”
沈幼楚点点头。
梁美娟以前带孩子的时候,偶尔会叫错,比如明明想叫“陈子衿”,结果却喊成了“陈子佩”,最后陈汉升给她出个办法,实在不行一律叫“心肝宝贝”或者“乖孙女”,直接通杀。
不过萧容鱼还是知道了,原来沈幼楚也生了个女儿,只比小小鱼儿晚几天。
“我没有把陈子衿带过来。”
萧容鱼轻声说道:“以后也不打算告诉女儿,她还有一个妹妹,我希望她的生活能够简单一点。”
“嗯~”
当了母亲的沈幼楚,非常理解萧容鱼的想法,她沉默了一会也说道:“我也不告诉子佩,她还有一个姐姐。”
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。方法:关注微信公众号[投资好文]。
接下来两人又陷入一阵沉寂,这次谈话开头就奠定了一个“冷酷”的原则:
小小鱼儿和小小憨包,永不见面。
······
当然,这个原则是绝对不成立的,甚至颇有喜剧效果。
因为就在江边公寓楼下的一辆保时捷上面,这两个“永不见面”的宝宝正抱在一起玩耍呢。
5个月的小小鱼儿似乎要长牙了,奋力啃着妹妹的胖脸蛋。
小小憨包这时也不淡定了,使劲想推开姐姐,小桃花眼泪汪汪的可怜。
爸爸陈汉升笑嘻嘻的护在旁边,偶尔还比划一下两个女儿的个头大小。
“差不多大小,外面再包着棉被,应该看不出来的。”
陈汉升淡淡的想着。
······
(改了好几次,这个时候情节不能急,谢谢大家理解,顺便求个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