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-264、進城展示

朕又不想當皇帝
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
渐渐地他等的居然有点不耐烦了。
办事没有一点效率啊!
外面这么热的天,他真的想直接砸门进去!
大概又半刻钟后,洪应突然出声道,“王爷。”
林逸抬起头,看到了出现在城墙上的一道人影,秉笔太监——何谨。
“参见王爷,”
何谨朝着林逸欠了欠身子道,“不知王爷此刻来所为何事?”
林逸笑着道,“你这老东西,尽说些不着调的话,安康城是本王的家,本王要回家,你却问本王有何事,搞笑不搞笑?”
放在以前,他肯定是不会这么对何谨说话的。
毕竟是廷卫指挥使,他老子的耳目,对何谨是忌讳一二的。
但是,如今今非昔比,他准备连他老子都不怕了,还怕何谨作甚?
何谨的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,面色阴沉,但是他好歹是宫中历练出来的,深吸了一口气后,便面色坦然,笑着道,“王爷也是知道的,如今乃是多事之秋,万事自然要小心一点的。”
林逸没好气的道,“别废话了,本王要进宫,行还是不行,给句准话吧。”
何谨无奈,好在他早就了解这位王爷的性子,行事说话,向来无所顾忌。
他看了眼林逸后面的马车,放声道,“开城门。”
“开城门!”
韩龙接着喊道。
“开城门!”
命令传到门侯这里,他扯开嗓子,直接指挥士卒开城门。
大门缓缓大开,吊桥落在拒马河上,在何谨的注视下,林逸由洪应牵着缰绳骑着驴子上了吊桥。
可是,那马车迟迟没有动。
等林逸进了城东之后,那马车居然掉转了头。
“拦下马车!”
何谨高喊。
城门洞内的士卒举着长枪蜂涌出来,突然听见了一声又一声的嚎叫声,接着山林中旌旗招展,上面是一个个老鼠。
在城门内士卒犹豫的时候,那辆马车已经跑的越来越远了。
“象兵,”
何谨看着从山上冲下来,踩的尘土飞扬的一头头大象,恨声道,“关城门!”
不等韩龙传令过来,门侯直接接上何谨的话,大喊,“关城门!”
早就做好准备的士卒,逃命似得的跑回城内,大门在轰隆声中,再次合上了,然后在上面堆了一层又一层的沙袋。
林逸背着手,看着城门内乱成一团的士卒哈哈大笑。
“王爷!”
何谨从城墙上走下来,冷哼道,“王爷这是何意?”
林逸皱眉道,“何意是谁?难道是你弟弟?”
“长公主呢!”
何谨终于不再客气了。
林逸笑着道,“本王进城之前说什么了吗?
有说长公主跟本王一起进来吗?”
“……..”
何谨的胸脯一起一伏。
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他娘的!
还不能说和王爷说的没道理!
所有人一开始都想当然的认为长公主肯定会同和王爷一起进来的。
从城墙外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大象嘶鸣声,战马的响鼻声,军士的吼叫声。
何谨再次快步走到城墙上,看着离着城墙有一箭之地的三和大军,面色不虞。
这一次,何吉祥允许民夫上阵,加上三和官兵,共七万余人。
这七万余人,连同不计其数的战马、骡子、驴子、猎犬、大象,密密麻麻的铺陈在城门外,旌旗蔽日,一眼望不到头。
叫唤的最响亮的乃是三和的民夫。
他们打过不少仗,爬过不少城墙,但是,这次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站在城墙下,配合官兵作战。
安康城——天下最有权势的地方!
也是天下最为富裕的地方。
提到钱,他们真是两眼放光。
将屠户一身横肉坠在一匹大骡子上,往大刀上吐了好几口口水,从口袋里掏出来的磨刀石,在刀口上磨蹭出刺耳的咯吱咯吱声。
猪肉荣没好气的道,“这会还磨啥啊。”
将屠户朝着刀口上吹了吹,嘿嘿笑道,“临阵磨刀,不快也光。”
猪肉荣叹气道,“也不知道王爷是咋想的,一个人进去了,这安康城可没几个好人呢。
【看书领现金】关注vx公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还可领现金!
满天神佛保佑,王爷可千万别出事才好。”
“呸呸,你这乌鸦嘴!”
黎三娘没好气道,“咱们王爷英明神武,怎么可能会有事。”
说出这话来,她自己都有点不信。
众所周知,她们王爷可是一点武功都不会呢,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也不算夸张。
而且,还特别的懒。
刀砍过去,他都可能懒得躲。
虽然总管武功高强,可是乱军中,不一定能护得住王爷!
万一王爷真的没了,她们简直无法想象整个三和会乱成什么样子。
王小栓低声道,“这何大人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怎么也不知道拦一下王爷呢。”
他不像韦一山在学堂读书认真,懂许多大道理。
但是小道理,他是知道的。
三和的一切都是因为和王爷,和王爷要是出了意外,善琦等人肯定要无法再留在三和了,到时候三和换了主政官员,三和与别处别无二致。
三和就不再是三和了。
想多了,真的让人头皮发麻啊。
每次出战,部落人必须吼一吼增加气势的。
王小栓心情烦躁,也忍不住跟着吼了两嗓子。
“鬼叫啥啊,”
将屠户也跟着不耐烦了,“大不了杀进城去,砍了皇帝老子得了。”
黎三娘骂道,“小点声,传到何大人耳朵里,可没好果子吃。”
她对这些老大人们可是不敬的很呢,挨了德隆皇帝的罚,端着和王爷的碗,居然经常念叨着什么皇恩浩荡,忠君守礼。
“公公…..”
韩龙看着一言不发的何谨,终究忍不住道,“眼前当如何是好?”
城墙下人声鼎沸,跟赶大集似得,毫无军纪可言,何谨哂笑道,“乌合之众,何惧之有,咱家自当会禀明陛下,你切安心守着。”
“是。”
韩龙暗自腹诽,你眼瞎啊!
乌合之众能拿下南州、永安?
能逼得雍王退避三舍?
林逸骑在驴子上,跟在何谨身后。
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,望着两边紧闭的商铺大门,很是感慨。
他胡汉三又回来了。
却没看到阁楼上小姐姐的影子。
他多么希望此刻有人对着他挥手喊:
“王爷,进来啊…….”
“王爷,奴家想你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