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官企 ptt-第251章 趕緊回去吧熱推

官企
小說推薦官企官企
张晓芸的父亲是离休老干部,俗称三八式。
这时,他在给女儿和闻采采上课,一堂家庭教育课。
老人家的孙子在小房间里做作业。门,被外婆从外面关上了。
因为闻采采赶过来,老人家也就知道女儿为什么回家来了。
一般情况下,只有星期天,张晓芸才会到这边来。
今天,正常上班时间,张晓芸回家来住,老人家就觉得有点奇怪。
当时,是问了,怎么想起来,回家来住。
张晓芸说是看看儿子的作业做得怎么样。
对于女儿过来检查孩子的作业,两个老人家可是有了对视眼神。因为,知女莫如父母啊。张晓芸对孩子的学习,有这么上心的吗?
再说,这个孙子,自律性不错。学习上的事,不用大人操心。在字样里,这个孩子,各方面都不错。
这个孩子有一个最大的优点,就是爱学习。老师教过的,他学习了,作业也及时做了。老师没有教过的,他会预习。
张晓芸也知道儿子学习方面不用大人操心,却说过来看看孩子的作业。这就是扯了。
现在,有闻采采过来,老人家也就知道了事实真相。
老人家这就要批评女儿了。
“小芸。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远峰工作一天,很累。你就不能在家里,把后勤工作做好?”
“他又不是没有手,又不是不会做饭。凭什么,他的饭,要我来做。”张晓芸只能这样强词夺理。
老人家说:“那么大的一个企业,事情多到没有边。你作为他的女人,应该站在他的角度上想想问题。你任性什么?”
张晓芸就把对远峰说过的话,她的想法,对父母亲又说了一遍。
在这个家中,一旦父亲说话,而且是说这样的话时,另一个老人,一般情况下,不会多嘴。
“晓芸。我弄不懂。你要那么多钱,做什么?你和远峰的工资,不够用吗?不够用,你说啊。我的工资多,可以支援你们。”
张晓芸低头,看脚上的鞋子。
可能是受到母亲的影响,每当父亲说话,尤其是训斥她时,她采取的态度,就是貌似认真听。其实,多数时候,想自己的心思。
有一次,父亲为一个事,教育她。当说了一通后,问她,刚才说了什么。张晓芸回答不出来。那一次,父亲发毛了,直接叫张晓芸滚。
自那以后,张晓芸长了教训,每当父亲训斥她时,或者给她上课时,多少要听几句,以备不时之需。
今天,老人家即便发现张晓芸没有听他说话,不会发火。因为,闻采采听得认真。
好看的都市言情 官企-第251章 趕緊回去吧鑒賞
“我们那个时候,口袋里没几个铜板。就是有,也不知道买什么东西。那个时候,我们最大的满足,丫头,知道是什么吗?”
张晓芸听见了,也就有了即时的回答。
“知道了。肩膀上的米袋子里有鼓囊囊的炒米。”
“很好。你记住了我说的这些,知道你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来得不容易。这是我们多少战友用命换来的。”
老人家说到这,神色凝重。他多次说过,能够活下来,却是惭愧。因为,不少战友牺牲了。
要是以前,老人家说到这里时,会有一会的沉默,甚至,不再说后面的话。
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官企 txt-第251章 趕緊回去吧熱推
今天,闻采采到来,因为多出这一个听众,老人家继续他的话题。
闻采采来过张晓芸父母家几回。她喜欢听张晓芸父亲讲战争年代的故事。
“那个时候,三天里能够吃上一顿像样的饭菜,就像是要过年。说不定什么时候急行军,揭了行军锅,就上路。饿了,从身上的米袋子里挤出一把炒米,在嘴里嚼。
那个时候,真的苦啊。哪像现在,和平年代,多好。每天,到顿上,就有饭菜吃。我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。
你们赶上幸福生活,就这还不满足。要那么多钱做什么?有饭吃,有衣穿,还要什么?真搞不懂你们年轻人。”
老人家说到这,口气有点硬。
“身为一个男人,挣钱是应该的,但不是主要的。男人,应该有自己的事业。对于远峰现在的做法,我支持。”
老人家转向闻采采,又说:“我很欣赏这个女婿。他是一个有能力,也很能干的男人。”
张晓芸默默地听着父亲的话,但在脸上却时有不屑。也就是,她并不认同父亲的一些观点。
但父亲对远峰的评价,尤其是有闻采采在场的情况下,张晓芸还是有些开心。
毕竟,她还是远峰的妻子。
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官企 起點-第251章 趕緊回去吧推薦
没有哪一个女人,希望自己的丈夫是一个窝囊废。
但,因为远峰没有听她的劝告,心里头还是堵得慌。
虽然,父亲刚才的那些话,说得也有道理。可时代不一样了。现在的人,总不能还像父辈那样生活吧。
闻采采没有忘记答应远峰的,就是说服张晓芸回家去。
看老人家把话说得差不多了,于是笑盈盈地,说:“伯伯。我能和晓芸出去说一会话吗?”
老人家看了看女儿,说:“可以。”
闻采采拉着张晓芸,到了院子里。
张晓芸父母住在这幢楼的一楼,外面有一个不小的院子。
院子里有几棵果树。这是老人家自己摆弄的。
两个女人来到已经硕果累累的柿子树下。
“晓芸,赶紧回去吧。金兰在你家呢。”闻采采了解张晓芸,最在乎的是什么。
“金兰……”张晓芸的脑袋嗡了一下。
金兰是什么人,公司里知道的人虽然不多。但有些八卦,在机关大楼,包括科技楼上的人都有说的。
“她去我家做什么?”
“不知道呀。我接到远峰的电话,就去到你家,这才知道你回到这边来的。我看见了你留下的纸条。在我出门时,碰见金兰上你家的。”
“采采。你不会骗我吧?”张晓芸盯着闻采采的眼睛,有了怀疑。
闻采采说:“你真能想啊。我丢下在做的晚饭,就跑你这来了。只是为了骗你。至于吗?”
“可我,留下了纸条。现在回去,远峰就又得胜了。”
闻采采问:“这样的计较,有意义吗?”
张晓芸心里已经像被猫抓样的难受,恨不得立马就动身回家,嘴上却说:“你让我想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