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rwiz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,從西遊苟回洪荒 線上看-第326章 還沒出場就欠扁的傢伙閲讀-i728s

我,從西遊苟回洪荒
小說推薦我,從西遊苟回洪荒我,从西游苟回洪荒
“王纪竹,我知道你一直是什么样的心思,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讨女孩开心一点的话,最好还是别这个姿态,不会有女孩喜欢你这样的。”叶井无情地说,“我知道这说出来很难听,但是事实,为你好,爱听不听。”
鼓书艺人
王纪竹——就是那个男生,一直以来都非常悲催的师兄,小师妹这种生物原本是应该非常可爱的围绕着学长转圈,然后学长一脸高冷,却还是耐不住这种撒娇天天的围绕,最后忍不住变成宠溺地揉着她的头说“真那你没办法”的这种场景……
王纪竹算是从来都没有享受过,只在动漫番剧和小说里面才能看到,但是看久了,也就觉得无聊。
比如说之前就追过一部这种类型的小说,不过小说人气不是很高,作者说每个月只能拿点全勤,写到最后作者说自己快饿死了就把书切了,想下海经商,搞点网店什么的,结果一个月之后那家伙又回来开了本新书。
说是,新店刚开起来,在引流的时候就撞上骗子了,被骗转账了四五万块钱,报警之后警察也说这钱基本上找不回来了,他的生活比起之后更加揭不开锅,所以只好找了份朝九晚五的工作,晚上还是肝小说。
小兽要逃跑 万俟艾
嗯,这种人生,也挺惨的,听上去惨兮兮,就跟自己差不多啊,不过要是他认识这哥们儿的话,说不定还乐意去接济一下。
至少,自己家里还稍微比较有钱一点,房子还大一点,当时他也打赏过那个作者几千块钱,但是在自己终于下定决心要打赏的那个时候,很遗憾他的编辑已经刚好把小说给切了。
就,人生各种是遗憾。
不过能够亲眼见到怪兽这种生物,也算是人生的一大奇观了,不晓得在这个时候变成巨人,变成光去打败怪兽,她会不会多看自己一眼呢?
真是,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自己这么纯情这么傻的高富帅,哎……
王纪竹不知道的是,当某个人这么想的时候,他就基本上跟这三个字牵扯不上什么关系了,也就应该知道答案。
自己不是那盘菜!
怪兽抬起了腿,动作很快啊,很快,跟特摄剧里面笨拙呆萌的怪兽完全不同,人家压根也不喜欢拆房子,人家,就喜欢踩蚂蚁。
蚂蚁当然太小了,而且不容易踩死,所以这个长得跟个肥猪似的怪兽,在浑身随着太阳的照射已经开始散发出难闻的尸臭的同时,已经开始踩死路上的行人了。
而在这个时候,路人开始意识到事情不对了,地上的血迹和脑袋浆子,加上扁平的尸体,让人们残酷地认识到:这并不是什么动漫城或者其他机构花大钱造出来的机器人,逗小孩玩的,而是一种真真实实存在着的、对人类有着仇恨的怪物。
它的唯一目标,就是杀人,并且它还特意避开了建筑物,很小心翼翼的样子,很有礼貌,跟那些特摄剧中的怪兽完全不同,那些喜爱破坏房屋的怪兽只是土老帽,想着拆光地主家的房子。
这个怪兽,是想自己当地主,在城市楼林之间走来走去,甚至在马路上走的时候,都相对看起来很小心,生怕踩坏了城市交通轨道,就像是个在自己搭好的积木之中,小心在玩闹着的熊孩子一样。
如果它的外表不是那么怖陋的话。
秘密约定 真唯茉
“站住!”
那是叶井在叫他,公交车上的人已经纷纷在逃了,那位女司机却在竭力地拍着方向盘,呼叫着人们保持冷静,不要下车,在车上逃跑的速度远比他们各自离开要快得多。
顾盼生姿 北方南方
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,在车上也更加集中,那是一只很聪明的怪兽,不知道它有没有意识,但是它的确是非常聪明,对于猎杀猎物来说,非常有经验。
真的还不如四下逃窜。
现在他下车,却没有逃开,而是往怪兽的方向走去,终于也是第一次听到了叶井的声音中有一丝慌张,那是来自于对他关心的慌张。
“这辈子值了……”他含泪带着微笑,转过身来对着叶井挥手告别。
但是被扇了一个耳光。
下堂妻要拒婚
叶井给了他一个白眼:“是不是傻逼?”
王纪竹很是惊恐地看着她,以前只是觉得自己的师妹高冷一点,现在她居然会爆粗口了?
但是很快他也想明白了怎么回事,该死的,跟营销部公关部执行部那些粗人共事久了,她还没有学会抽烟喝酒打牌放屁,就已经算不错的了。
该死的,回去就跟那帮王八蛋算账,好歹让让老头子向老陈施压,让老陈收拾一下那帮混账犊子。
“不是,但是我会法相天地,我好歹也是大三的,修为比你强一点,”王纪竹深呼吸了一口,“就这点程度,估计也就几十米,我能变到那么大!”
“别傻了师兄,”叶井翻了个白眼,“这只来路不明的怪兽不是闯入人族的妖兽,就是中了什么巫族秘法的高强修士之类的,你以为比个头大小就行了?况且几十米只不过是人家竖领的高度,人家横领的长度,你比的了吗?”
说着,她掐了下王纪竹瘦弱的腰肢,给他掐的那叫一个痒啊,没办法,瘦子那可就是怕痒么。
但是无与伦比的开心!
她居然重新叫我师兄了!多久没听她这样叫过了!还有刚才有了亲昵肢体接触,这一点要写在月底工作总结报告里,交给老爹审核!
当然,他老爹看到他这点出息这种德行,估计也得气死。
風 清 揚
“我说,大兄弟,你这生前倒霉,死了以后也不安分,说实话,我了解一点你是怎么死的,怎么变成了这个死不死活不活的样子,但是你嘞,最好还是别生气了,活死人越照着自己的执念去做事,就会陷入越深,再也没办法出来,就不能超度啦!”
王纪竹惊了一下,这个声音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,听上去那么欠扁,好像是在对怪兽说的。
他看向旁边的叶井,她应该也听到了这个声音,正皱着眉头。